[登录] [注册]
新闻聚焦 财经信息 通知公告 工作动态 政策法规 政策解读
经济运行 专家观点 热点追踪 工作交流 市县联播 行业热点 行业热点
信息化服务 互联网+ 大众创业 情报中心
首页 > 公共信息 > 财经信息
去年中国利用外资约7800亿 多领域外资准入将放宽

  1月6日,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政策吹风会,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在会上表示,2016年我国利用外资的总体规模与2015年是持平的。

 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数据显示,2015年我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7813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6.4%(未含银行、证券、保险领域数据)。连续两年的规模持平,这也意味着去年我国利用外资规模大约为7800亿元。

 

  “虽然去年利用外资的整体规模和前年持平,但是结构在进一步优化。服务业方面,去年前11个月吸引外资增长8%,占全国吸引外资的比重上升到70.1%;房地产吸引外资下降31.1%,占总体比重下滑至15.4%;制造业吸引外资总体上虽然下降,但高技术制造业吸引外资增长了3.6%。”王受文说。

 

  去年12月28日,国务院第159次常务会议通过的《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若干措施》),将于近期正式对外发布。

 

  王受文介绍,《若干措施》指出,要通过修订《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》以及相关的政策法规,大幅度放宽服务业、制造业、采矿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,提高吸引外资的水平,营造更加公平的营商环境。

 

  重点放宽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

 

  此前,商务部会同发改委等有关部门对2015年版《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》(以下简称《目录》)进行了修订,并于2016年12月7日起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新修订的《目录》在2015版基础之上,将93条限制性措施减少到62条,并且明确表示将进一步放宽服务业、制造业、采矿业等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。

 

  1月5日,商务部发言人孙继文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,服务业重点放宽银行类金融机构、证券公司、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、期货公司、保险机构、保险中介机构的外资准入限制,开放会计审计、建筑设计、服务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。

 

  在制造业和采矿业利用外资方面,孙继文介绍,《目录》将重点取消轨道交通设备制造、摩托车制造、燃料乙醇生产、油脂加工等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。采矿业将重点放宽油页岩、油砂、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以及矿产资源领域外资准入限制。

 

  原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霍建国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经济的稳定发展和外资的投入有直接的关系。中国吸引外资是一个逐步开放的过程,截至目前,仍然有不少领域未能开放,国家出台《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》,向世界传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,表明诚意和决心。

 

  “我国制造业面临转型升级的任务,外商的投入有利于带来更多的技术和人才。而高端服务业也是中国比较薄弱的环节,扩大外商投资有利于提升该领域的国际竞争力。采矿业以前是不允许外商介入的,现在逐步放开,也释放出一个积极的信号。”霍建国说。

 

  王受文表示,放宽相关领域外商准入限制的同时,也会有相应的政策红利。比如鼓励外商投资高端制造、智能制造、绿色制造,改造提升传统产业。支持外资依法依规以特许经营方式参与基础设施的建设,并且同等适用相关的支持政策。支持外商投资设立研发中心,与内资企业、科研机构开展研发合作。

 

  敏感领域开放将在自贸区先行

 

  商务部的相关数据显示,2015年我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7813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6.4%。而2016年前11个月我国实际利用外资金额7318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3.9%。

 

  王受文表示:“去年吸引外资的规模和2015年持平。前年增长6.4%,我觉得去年吸引外资可能不会增长那么多,整体规模基本上持平,也就是增长幅度在百分之零点几,大概会是这样的水平。”

 

  “我们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同时,一些敏感的行业也会进入到开放的领域。对于这些敏感行业和敏感领域,将首先放到自贸试验区里进行测试。如果测试效果很好,放宽了准入,市场主体发挥了作用,推动了经济的发展,同时风险可控,那么我们就进一步在全国推广。”王受文说。

 

  此前,有外资企业反映,随着中国利用外资领域不断放宽,包括电信、教育以及采矿业都纳入到开放清单当中。“临门一脚时,会不会以安全为由被拒绝?”

 

  对此,王受文回应,国家安全审查在全世界都是一个惯例,发展经济不能够损害国家安全,这也是国际上共同的认识。通过自贸试验区的压力测试,通过进一步完善我们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,我们相信能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平衡点。

 

  “相关准入领域如果风险比较大,风险不可控,或者开放会影响到国家安全,我们就会在试验之后给它缓一段时间来考虑扩大,或者再做一些调整。”王受文说。

 

  霍建国告诉记者,大量外资进入国内,对于同类产业经营效益的影响可能是客观存在的。涉及到敏感行业和敏感领域,一方面商务部等有关部门一定要加大事前、事中、事后的监管;另一方面,《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》也会对外商企业起到“引路人”的作用。所以外资企业不必过度担忧。